我们游离于感性与理性之间,矛盾的生存。
  • 金像奖对奥斯卡的一次东施效颦 - [理性的]

    2008-04-13

    当老无所依囊获奥斯卡的四项重量级大奖时,我们对学院派创新中依旧看到的保守指手画脚,时隔几个月,在香港,我们的金像奖再一次的以膜拜的心情向奥斯卡致敬,于是投名状囊获了8个大小奖项,我开始为杜琪峰而扼腕,为韦嘉辉鸣不平,电影奖项不是一个排座座吃果果的幼儿游戏,而是一个要对待电影不留私心的奉献,当陈可辛攻下金像奖,是不是宣告金像奖也商业主流到极致了,下一个是不是金马奖,我不知道。
    但是在提名名单中,《神探》无疑才是真正的无冕之王,可当初颁给《大块头有大智慧》的勇气却不复存在了,当金像奖为制作赞助经费苦恼时,是不是也把自己的尊严丢弃在金钱的洪流中,票房已经是给《投名状》最好的回馈了,就不要再把散发着学院派气质的奖项也输了去,中国不需要古装大片,但这次胜利无疑又是一支强心针,或者说一支毒品,让萎靡的香港电影再博得一次假高潮,于是就剩下sammi的吼叫和桂纶美的娇嗲让人亢奋了。
    《投名状》不是老无所依,陈可辛更不是科恩兄弟,香港电影需要创新,中国电影需要多元,别再让商业手段断了华语电影的命根子。 一次可笑的东施效颦!

    分享到: